寫(xiě)在九卷本《毛澤東年譜》出版發(fā)行時(shí)

作者:熊華源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4-01   
分享到 :

三卷本《毛澤東年譜(1893—1949)》于1993年出版,2013年出版修訂本。六卷本《毛澤東年譜(1949—1976)》于2013年出版以后,也進(jìn)行了修訂。在毛澤東同志誕辰130周年之際,由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將逄先知等同志主編的這兩部修訂后的年譜合集為一部,定名《毛澤東年譜》,共9卷、437萬(wàn)字,由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12月26日起在全國發(fā)行,F隨筆三則,以饗讀者。

《毛澤東年譜》的內容概述和出版意義

《毛澤東年譜》是一部編年體著(zhù)作,它以中央檔案館保存的檔案資料為主要依據,收錄了大量未編入毛澤東著(zhù)作集中的講話(huà)和談話(huà),同時(shí)又使用了其他文獻資料和訪(fǎng)問(wèn)材料,內容豐富,材料充實(shí)。

這部年譜修訂后,更為全面準確翔實(shí)地記述了毛澤東同志從1893年誕生到1976年逝世83年間的生平業(yè)績(jì)和道德情操,記錄了毛澤東同志在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時(shí)期、社會(huì )主義革命和建設時(shí)期探索革命和建設道路的思想、理論、決策、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反映了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中國共產(chǎn)黨歷盡艱難曲折帶領(lǐng)各族人民走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康莊大道的實(shí)踐歷程。這部年譜,猶如一部大型歷史紀錄片,一幕幕地再現了毛澤東這位“領(lǐng)導中國人民徹底改變自己命運和國家面貌的一代偉人”的跌宕起伏、波瀾壯闊、栩栩如生的人生歷程。

《毛澤東年譜》的出版,對于研究毛澤東同志一生的思想理論與工作實(shí)踐,研究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huì )主義革命和建設的成就、經(jīng)驗和艱辛探索,對于研究毛澤東思想科學(xué)體系的形成和發(fā)展過(guò)程,以及毛澤東思想為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的開(kāi)辟所作出的理論貢獻,對于深化中國共產(chǎn)黨黨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的學(xué)習教育,為反對歷史虛無(wú)主義、堅定歷史自信,具有重要意義。

《毛澤東年譜(1893—1949)》《毛澤東年譜(1949—1976)》產(chǎn)生廣泛社會(huì )影響的原因

《毛澤東年譜(1893—1949)》《毛澤東年譜(1949—1976)》出版至今,已分別有30年和10年時(shí)間。它們分別在毛澤東同志誕辰100周年、120周年出版后,均獲得社會(huì )各界的廣泛關(guān)注和好評,尤其受到廣大的社會(huì )科學(xué)研究人員和喜好者的重視和青睞。截至2013年底,這兩部年譜已分別累計發(fā)行超過(guò)13萬(wàn)套。這對于兩部年譜的編撰者來(lái)說(shuō),是莫大的鞭策和鼓舞。

這兩部年譜先后出版均獲得較大成功,究其原因:

首先,歸功于這部年譜的譜主毛澤東同志作為我們黨、國家和軍隊的主要領(lǐng)導人、大政方針制定者,在新中國成立后為了國家的繁榮富強、國防力量和軍事力量的發(fā)展壯大宵衣旰食、日以繼夜地忘我工作,為編寫(xiě)這兩部年譜留下了全面系統、極其珍貴的歷史文獻資料,以及親歷親見(jiàn)者留下的回憶材料。這些歷史文獻資料,絕大多數由中央檔案館提供。

第二,得力于原中央文獻研究室“奉獻、嚴謹、求是、創(chuàng )新”的八字室風(fēng)的指導;得力于這兩部年譜的主編逄先知、馮蕙等同志的謀劃全局和重視微觀(guān)的高度政治責任心、淵博的歷史知識、敏銳的學(xué)術(shù)眼光和精湛的編輯水平;得力于同樣在八字室風(fēng)的指導下,這兩部年譜其他編寫(xiě)者的全身心投入、嚴謹精細的敬業(yè)精神,不畏困難、勇于創(chuàng )新的闖勁和朝氣,全面、系統、規范、完整的注釋方法;得力于在這兩部年譜出版之前和編撰期間出版了一卷本《朱德年譜》、一卷本《周恩來(lái)年譜(1898—1949)》、三卷本《周恩來(lái)年譜(1949—1976)》和兩卷本《鄧小平年譜(1975—1997)》,有許多經(jīng)年累月積攢下來(lái)的經(jīng)驗與教訓可資借鑒。

第三,得力于《毛澤東年譜(1893—1949)》《毛澤東年譜(1949—1976)》(尤其是后者)均有一個(gè)完整嚴密、自成一體的注釋體系。僅《毛澤東年譜(1949—1976)》建國后部分注釋就有4300多條、近30萬(wàn)字。注釋在九卷本《毛澤東年譜》中占據著(zhù)重要位置,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從一個(gè)重要的側面進(jìn)一步增加了年譜的信息量、提升了圖書(shū)的質(zhì)量,從而成為增強其權威性、科學(xué)性,使其更加經(jīng)得起歷史檢驗的重要支撐。

第四,得力于不斷擴展、充實(shí)的局域網(wǎng)源源不斷地提供了眾多的權威信息資料,以及得力于有可供參考的海量的用其利而避其弊的互聯(lián)網(wǎng)信息資料,為考證文稿史實(shí)、增強其準確性提供了更多的參考材料和佐證。

九卷本《毛澤東年譜》建國后部分作了哪些方面的修訂

近年來(lái),根據讀者提出的意見(jiàn),主要是根據我院在補充和修訂《建國以來(lái)毛澤東文稿》過(guò)程中發(fā)現的問(wèn)題,以及再次核校過(guò)程中發(fā)現的問(wèn)題,對《毛澤東年譜(1893—1949)》《毛澤東年譜(1949—1976)》(以下稱(chēng)原版)中的個(gè)別史實(shí)和一些時(shí)間及文字差錯進(jìn)行了訂正,并在體例方面作了進(jìn)一步統一和規范,但均未涉及政治和其他重要史實(shí)的修改,F以九卷本《毛澤東年譜》建國后部分為例,作若干簡(jiǎn)要介紹。

屬于個(gè)別的史實(shí)差錯。差錯有兩條:一、關(guān)于為韶山學(xué)校題寫(xiě)校名時(shí)間和提出人的問(wèn)題。原版將提出人錯為“應毛月秋的要求,題寫(xiě)‘韶山學(xué)!,時(shí)間錯為“1953年12月5日”;現版根據史實(shí)訂正為“應毛宇居的要求,題寫(xiě)‘韶山學(xué)!,時(shí)間訂正為“1952年11月20日”。湖南韶山精神研究會(huì )羅正林、湘潭大學(xué)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吳克明曾發(fā)表題為《毛澤東題名“韶山學(xué)!钡募毠澅嫖觥返奈恼,較為詳細地陳述了他們的考證理由。二、原版將1957年1月5日第二個(gè)同日條的史實(shí)錯為毛澤東“審閱《人民日報》社論稿《評艾森豪威爾主義》”,年份錯為“1957年”。有關(guān)史實(shí)和時(shí)間,均是陸定一判定的。但是,經(jīng)過(guò)對史實(shí)乃至毛澤東在這兩個(gè)時(shí)間段手書(shū)的字體風(fēng)格(尤其是“定一”二字)等多方面的考證,證明史實(shí)和時(shí)間均有差錯。為此,現版將史實(shí)訂正為毛澤東“審閱陸定一1947年1月2日完成的《對于戰后國際形勢中幾個(gè)基本問(wèn)題的解釋》”,將年份訂正為“1947年”。這樣,從陸定一文章的標題和文章內容來(lái)看,就完全同毛澤東的批示內容吻合了。訂正史實(shí)后,已將毛澤東的批示放入現版第3卷1947年1月5日條中。

屬于時(shí)間的差錯。舉例如下:一、將原版1950年1月25日同日條中的“同日”,訂正為“1月27日”。訂正理由是:第一,經(jīng)查劉少奇檔案,劉少奇給毛澤東電報的時(shí)間是“1月27日5時(shí)”。第二,經(jīng)再查時(shí)間出現差錯的原因,是因為年譜初稿統稿時(shí)將“1月25日”之后的“1月27日”條刪去后,卻忽略了將“1月27日”后的“同日”改為“1月27日”。二、原版將毛澤東12月2日給柳亞子復信的年份錯為“1949年”,現版訂正為“1950年”。三、原版將毛澤東和周恩來(lái)聯(lián)名簽署中央軍委、政務(wù)院《關(guān)于人民解放軍一九五二年回鄉轉業(yè)建設人員處理辦法的決定》的年份錯為“1952年”,現版將年份訂正為“1951年”。原版是采用的中央檔案館編輯《中共中央文件匯編》時(shí)所確定的時(shí)間。經(jīng)查閱解放軍檔案館和總政治部的檔案,并作進(jìn)一步考證,現版將年份作了訂正。四、將原版毛澤東落款時(shí)間“1956年1月26日”的給宋慶齡信的年份,訂正為“1957年”。訂正理由是:第一,中央檔案館保存的這封信的郵戳日期是“57.1.27”。這是最重要的根據。更何況,宋慶齡從1955年12月16日至1956年2月4日正在國外訪(fǎng)問(wèn),她不可能在出訪(fǎng)前就早早地寫(xiě)賀年片給毛澤東,而毛澤東也知道此時(shí)她在國外訪(fǎng)問(wèn)。第二,1956年1月26日是農歷1955年12月14日,而1957年1月26日正好仍然是農歷的1956年(12月26日)。在毛澤東的印象中,很可能誤認為是公歷的1956年1月26日,因此落款為“1956年”。第三,毛澤東同一天在給黃宗溍、許志行信中也因同一原因,將年份錯記為“1956年”。據收信人許志行后來(lái)在文章中回憶,毛澤東給他復信的時(shí)間為“1957年”;而且按信中的約定,毛澤東1957年6月22日在中南海會(huì )見(jiàn)了許志行。

屬于文字差錯和標點(diǎn)不規范的問(wèn)題。舉例如下:一、原版1950年2月9日條“中蘇關(guān)于中長(cháng)路、旅順口及大連的協(xié)定草案,蘇關(guān)于貸款的協(xié)定草案”一句中的“蘇”字之前落了一個(gè)“中”字,現已訂正。二、原版將1950年10月11日第四個(gè)同日條中的“甚為感謝”錯認為“甚為感激”,現已訂正。三、原版將1953年5月16日中“應在每天分設一個(gè)問(wèn)題時(shí)先指出來(lái)”一句中的“分談”錯認為“分設”,現已訂正。四、原版1956年10月6日條中“毛澤東在返回途中,十時(shí)半到新街口西安飯店吃羊肉泡饃”一句中的“西安飯店”系為誤記,現已訂正為當時(shí)的稱(chēng)謂“西安飯館”。五、原版1959年4月24日條中“關(guān)于呂四洋漁場(chǎng)發(fā)生風(fēng)暴事故的綜合情況報告”一句中的“四”字系錯字,現已訂正為“呂泗洋”。六、在注釋毛澤東1962年12月10日講話(huà)中所談“倉廩實(shí)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一句的出處時(shí),原版在注釋中將《史記·管晏列傳》錯寫(xiě)為《史記·管仲列傳》,現已訂正。

屬于體例統一和規范的問(wèn)題。舉例如下:一、將原版注釋中“熱河,省名,1956年1月撤銷(xiāo),所轄地區分別劃歸河北、遼寧和內蒙古自治區”一句中的“河北、遼寧”規范為“河北省、遼寧省”,以此同“內蒙古自治區”在稱(chēng)謂上一致。二、將原版1952年12月14日條中“軍訓部”規范為“中央軍委軍訓部”。三、將原版1957年4月30日條中“去年三、四月間才開(kāi)始變化”中“三、四”之間刪去頓號,規范為“去年三四月間才開(kāi)始變化”。四、將原版1958年10月31日、1960年6月15日第一個(gè)同日條等處轉述語(yǔ)中的“金門(mén)打炮”(譜主講話(huà)、文件內容中的除外),均改為更為準確和規范的通用稱(chēng)謂“炮擊金門(mén)”。五、根據現行標點(diǎn)符號的規范要求,將原版1960年3月16日同日條“一九六○年,一九六一年,一九六二年”“無(wú)論老人,小孩,青年,壯年,教員,學(xué)生,男子,女子”“做體操,打球類(lèi),跑跑步,爬山,游水,打太極拳”三句中并列詞組之間的逗號,均規范為頓號;將原版1961年7月30日條中“機要人員,生活服務(wù)人員,招待人員,醫務(wù)人員,保衛人員”一句中并列詞組之間的逗號,均規范為頓號。

隨筆三則寫(xiě)到這里結束,想必讀者對《毛澤東年譜(1893—1949)》《毛澤東年譜(1949—1976)》和將這兩部年譜修訂后合集為九卷本《毛澤東年譜》的有關(guān)情況,就有了概略的了解了。這也是作者寫(xiě)作本文的初衷。

作者簡(jiǎn)介:熊華源,畢業(yè)于四川大學(xué)、中共中央黨校,原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第一編研部主任,享受?chē)鴦?wù)院頒發(fā)的政府特殊津貼,曾任毛澤東思想研究會(huì )常務(wù)副會(huì )長(cháng)。1981年3月調入原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工作,先后從事周恩來(lái)、楊尚昆、鄧小平、毛澤東等黨和國家領(lǐng)導人著(zhù)作的編輯和生平思想的研究宣傳工作。2011年4月退休后返聘至今。返聘期間,擔任《建國以來(lái)毛澤東文稿》(20冊)主編。同時(shí),在主編逄先知領(lǐng)導下,負責修訂《毛澤東年譜(1893—1949)》《毛澤東年譜(1949—1976)》,并將兩部合為一部,定名《毛澤東年譜》(9卷)。

(題目為本網(wǎng)所加。原載《湘潮》2024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