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毛澤東同志的讀書(shū)生活談起

作者:陳 晉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5-06    來(lái)源:《求是》2024/09
分享到 :

書(shū)籍是人類(lèi)知識的載體,是人類(lèi)智慧的結晶,是人類(lèi)進(jìn)步的階梯。習近平總書(shū)記說(shuō),“我愛(ài)好挺多,最大的愛(ài)好是讀書(shū),讀書(shū)已成為我的一種生活方式”,“讀書(shū)可以讓人保持思想活力,讓人得到智慧啟發(fā),讓人滋養浩然之氣”?倳(shū)記曾專(zhuān)門(mén)以讀書(shū)為主題發(fā)表重要講話(huà),強調領(lǐng)導干部要愛(ài)讀書(shū)、讀好書(shū)、善讀書(shū);2022年4月23日首屆全民閱讀大會(huì )舉辦之際,總書(shū)記又專(zhuān)門(mén)致賀信,希望廣大黨員、干部帶頭讀書(shū)學(xué)習,修身養志,增長(cháng)才干。

在我們黨歷史上乃至中外歷史上,毛澤東同志讀書(shū)之廣博、知識之淵博、運用之純熟世所罕見(jiàn)。他在波瀾壯闊的改造社會(huì )和推動(dòng)社會(huì )進(jìn)步的政治風(fēng)云中度過(guò)了一生,也在浩瀚無(wú)垠的書(shū)海里遨游了一生,為我們樹(shù)立了讀書(shū)學(xué)習的光輝典范。在第三屆全民閱讀大會(huì )召開(kāi)之際,重溫毛澤東同志的讀書(shū)生活,對于深入推進(jìn)書(shū)香社會(huì )建設,在全社會(huì )涵育愛(ài)讀書(shū)、讀好書(shū)、善讀書(shū)的良好風(fēng)尚,具有積極意義。

酷愛(ài)讀書(shū)

“活到老,學(xué)到老”,這是毛澤東同志常說(shuō)的一句話(huà)。他在延安的一次演說(shuō)中講過(guò),年老的也要學(xué)習,我如果再過(guò)十年死了,那么就要學(xué)九年零三百五十九天(是按陰歷一年為360天計算的)。

毛澤東同志從青年時(shí)代起就酷愛(ài)讀書(shū)。在東山小學(xué)堂時(shí),他的表哥曾借給他一套自己保存的《新民叢報》合訂本。他讀了又讀,上面的一些文章差不多能背出來(lái),還寫(xiě)下一些批注。進(jìn)入湖南第一師范后,為了尋求救國救民的真理,在湖南省立圖書(shū)館、湖南第一師范圖書(shū)館里,孜孜不倦地閱讀各種書(shū)籍。他后來(lái)這樣敘述青年時(shí)讀書(shū)的情形,那時(shí),就像牛闖進(jìn)了人家的菜園,嘗到了菜的味道,拼命地吃!在領(lǐng)導革命戰爭的艱苦歲月里,無(wú)論是在中央蘇區還是在陜北,甚至在炮火紛飛的轉戰途中,他都千方百計找書(shū)讀。終其一生,毛澤東同志和書(shū)籍可以說(shuō)是形影不離。他逝世后,在中南海住處留存的藏書(shū)達1萬(wàn)余種,近10萬(wàn)冊。除此之外,讀而未藏,以及讀過(guò)藏過(guò)但后來(lái)丟失的書(shū)籍,更不知幾何。他的臥室里、辦公室里、游泳池休息室里……都放著(zhù)書(shū)。每次外出考察也帶著(zhù)書(shū),在外地還要借一些書(shū)。杭州、上海、廣州、武漢、成都、廬山等地圖書(shū)館,都留下了毛澤東同志借書(shū)的記載。

“我一生最大的愛(ài)好是讀書(shū)”,“飯可以一日不吃,覺(jué)可以一日不睡,書(shū)不可以一日不讀”。毛澤東同志多次這樣說(shuō)過(guò)。他不管工作多忙,每天總要擠出時(shí)間堅持讀書(shū),書(shū)是他一日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1972年會(huì )見(jiàn)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時(shí),毛澤東同志指著(zhù)堆積在書(shū)房里的書(shū)說(shuō):“我有讀不完的書(shū)。每天不讀書(shū)就無(wú)法生活!笔攀狼,他已經(jīng)說(shuō)不出話(huà)來(lái),但仍然堅持看書(shū)。毛澤東同志是1976年9月9日零時(shí)10分逝世的。9月8日那天,他在接受搶救,上下肢插著(zhù)靜脈輸液導管,胸部安有心電監護導線(xiàn),鼻子里插著(zhù)鼻飼管的情況下,全天由工作人員用手托著(zhù)文件和書(shū)閱看11次。最后一次看文件是下午4時(shí)37分,7個(gè)多小時(shí)后便辭世了。這樣的情形很感人,毛澤東同志幾乎是在心臟快要停止跳動(dòng)的時(shí)候,才結束了他從未間斷過(guò)的讀書(shū)生活,真正體現了生命不息,探索不止、讀書(shū)不止的執著(zhù)信念。

毛澤東同志能很好地把讀書(shū)與工作結合起來(lái),案頭上總有他正在讀的書(shū)。圖為1961年,毛澤東同志在廣州伏案工作,辦公桌左側擺放的圖書(shū)為《資治通鑒》。 曹桂江/攝 新華社稿

毛澤東同志肩負黨和國家重任,工作十分繁忙,哪來(lái)的時(shí)間去讀這么多書(shū)呢?他將此概括為“擠”和“鉆”兩個(gè)字。在延安時(shí)他就提倡,要在工作、生產(chǎn)的百忙之中,以“擠”的方法獲得學(xué)習的時(shí)間,以“鉆”的方法求得問(wèn)題的了解和深入。1945年5月31日,毛澤東同志在黨的七大結論中向大家推薦5本馬列著(zhù)作,形象地說(shuō)明了如何去“擠”和“鉆”:“我們可以把這五本書(shū)裝在干糧袋里,打完仗后,就讀他一遍或者看他一兩句,沒(méi)有味道就放起來(lái),有味道就多看幾句,七看八看就看出味道來(lái)了。一年看不通看兩年,如果兩年看一遍,十年就可以看五遍,每看一遍在后面記上日子,某年某月某日看的!痹1957年10月所作的《做革命的促進(jìn)派》講話(huà)中,毛澤東同志指出:“有些同志把工作以外的剩余精力主要放在打紙牌、打麻將、跳舞這些方面,我看不好。應當把工作以外的剩余精力主要放在學(xué)習上,養成學(xué)習的習慣!泵珴蓶|同志自己就是勤奮讀書(shū)的典范,對他來(lái)說(shuō),讀書(shū)是發(fā)自?xún)刃牡膶χR、對真理的不懈追求。他總是擠出別人用來(lái)游樂(lè )、閑談甚至無(wú)所事事的業(yè)余時(shí)間,分秒必爭、廢寢忘食地讀書(shū)。

博覽群書(shū)

毛澤東同志讀書(shū)的范圍十分廣泛,從社會(huì )科學(xué)到自然科學(xué),從馬列主義著(zhù)作到西方資產(chǎn)階級著(zhù)作,從古代的到近現代的,從中國的到外國的,包括哲學(xué)、經(jīng)濟、政治、軍事、文學(xué)、歷史、地理、自然科學(xué)等多個(gè)方面的書(shū)籍。當然,毛澤東同志的閱讀范圍雖然廣博,但也不是漫無(wú)目的、沒(méi)有重點(diǎn)的,他閱讀較多的是馬列主義、哲學(xué)和歷史方面的著(zhù)作。

毛澤東同志一生遨游在書(shū)的海洋中,一生與書(shū)相伴。圖為毛澤東同志在中南海的臥室,床上擺放著(zhù)大量圖書(shū),以便隨時(shí)閱讀。 王建民/攝

真理的探求:讀馬列著(zhù)作。毛澤東同志的一生,是孜孜不倦學(xué)習馬列著(zhù)作的一生。從1920年讀《共產(chǎn)黨宣言》起,馬列著(zhù)作就成為毛澤東同志讀書(shū)生活的主要內容。1926年,他讀了列寧《國家與革命》中的部分內容。1932年紅軍打下福建漳州,得到一些馬列著(zhù)作,其中有恩格斯的《反杜林論》,列寧的《社會(huì )民主黨在民主革命中的兩種策略》、《共產(chǎn)主義運動(dòng)中的“左派”幼稚病》等。后來(lái),毛澤東同志回憶土地革命戰爭時(shí)說(shuō),那個(gè)時(shí)候能讀到馬列著(zhù)作很不容易,在長(cháng)征路上,他患病的時(shí)候躺在擔架上還讀馬列的書(shū)。延安時(shí)期,他潛心讀了《資本論》、《社會(huì )主義從空想到科學(xué)的發(fā)展》、《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論藝術(shù)》等。新中國成立后,在黨的工作重心轉到大規模經(jīng)濟建設的時(shí)候,1954年,他又一次閱讀《資本論》,以后又多次閱讀《政治經(jīng)濟學(xué)批判》、《列寧有關(guān)政治經(jīng)濟學(xué)論文十三篇》等。

讀書(shū)的目的在于運用。毛澤東同志希望通過(guò)閱讀馬列著(zhù)作,精通馬克思主義,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結合起來(lái),進(jìn)而在中國革命和建設過(guò)程中,有理論和實(shí)踐上的新創(chuàng )造。1938年,他提出黨內要“有一百個(gè)至二百個(gè)系統地而不是零碎地、實(shí)際地而不是空洞地學(xué)會(huì )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同志,就會(huì )大大地提高我們黨的戰斗力量”;1949年,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huì )上的總結中,他推薦了12本干部必讀的書(shū),提出“如果在今后三年之內,有三萬(wàn)人讀完這十二本書(shū),有三千人讀通這十二本書(shū),那就很好”;1963年,他又提出學(xué)習30本馬列著(zhù)作的意見(jiàn);1970年,他指示黨的高級干部“不管工作多忙,都要擠時(shí)間,讀一些馬、列的書(shū)”。

“作工具的研究”:讀哲學(xué)書(shū)籍。毛澤東同志一生閱讀并批注過(guò)大量中外哲學(xué)書(shū)籍,并在此基礎上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毛澤東哲學(xué)思想。1939年,毛澤東同志在給陜北公學(xué)教授何干之寫(xiě)的一封信中說(shuō):“我的工具不夠,今年還只能作工具的研究,即研究哲學(xué),經(jīng)濟學(xué),列寧主義,而以哲學(xué)為主……”延安時(shí)期,毛澤東同志閱讀了大量哲學(xué)書(shū)籍,如《辯證法唯物論教程》、《哲學(xué)選輯》、《思想方法論》、《哲學(xué)概論》、《西洋哲學(xué)史簡(jiǎn)編》、《黑格爾哲學(xué)入門(mén)》、《朗格唯物論史》,等等。埃德加·斯諾在《西行漫記》中說(shuō):“毛澤東是個(gè)認真研究哲學(xué)的人。我有一陣子每天晚上都去見(jiàn)他,向他采訪(fǎng)共產(chǎn)黨的黨史。有一次一個(gè)客人帶了幾本哲學(xué)新書(shū)來(lái)給他,于是毛澤東就要求我改期再談。他花了三、四夜的工夫專(zhuān)心讀了這幾本書(shū),在這期間,他似乎是什么都不管了!

對于哲學(xué)書(shū)籍,毛澤東同志一生涉獵十分廣泛,既讀馬列經(jīng)典中的哲學(xué)書(shū),也讀艾思奇、李達、普列漢諾夫、愛(ài)森堡、西洛可夫、米丁、尤金、河上肇等中外學(xué)者的書(shū);既讀柏拉圖、康德、黑格爾、杜威、羅素等西方哲學(xué)家的書(shū),也讀中國古代老子、孔子、墨子、莊子、孟子、荀子、韓非子、王充、張載、朱熹、王陽(yáng)明等的哲學(xué)論著(zhù)以及近代以來(lái)康有為、梁?jiǎn)⒊、章士釗、楊昌濟、梁漱溟、馮友蘭、潘梓年、周谷城、任繼愈等人研究哲學(xué)和邏輯學(xué)的論著(zhù)。

毛澤東同志為什么喜歡讀哲學(xué)?根據他的有關(guān)論述,主要原因有四:第一,他把哲學(xué)歸結為世界觀(guān)和方法論,認為這是塑造人們靈魂和思想的根本前提。第二,哲學(xué)是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基礎,不懂哲學(xué)很難弄通馬克思主義。第三,哲學(xué)是人們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總結實(shí)踐經(jīng)驗、解決一切問(wèn)題的“思想工具”。中國共產(chǎn)黨在幼年時(shí)期曾經(jīng)屢次犯錯誤,很重要的原因是思想方法不對頭。毛澤東同志要求“全黨都要學(xué)習辯證法,提倡照辯證法辦事”。第四,毛澤東同志是理論家,從青年時(shí)代起就喜歡讀哲學(xué),這既是個(gè)人興趣,也是進(jìn)行理論工作的必要前提。他說(shuō)過(guò):“馬克思能夠寫(xiě)出《資本論》,列寧能夠寫(xiě)出《帝國主義論》,因為他們同時(shí)是哲學(xué)家,有哲學(xué)家的頭腦,有辯證法這個(gè)武器!

“承繼這一份珍貴的遺產(chǎn)”:讀歷史書(shū)籍。歷史是人類(lèi)過(guò)去經(jīng)歷的百科全書(shū),包括經(jīng)濟、政治、軍事、哲學(xué)、科技、文學(xué)、藝術(shù)等各方面的內容。因此,讀歷史其實(shí)是個(gè)大概念。毛澤東同志讀史,對各方面的內容均不偏廢,很注意史書(shū)所載的理政之道、軍事戰例、經(jīng)濟政策、治亂規律等。1938年,毛澤東同志在中國共產(chǎn)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huì )擴大的第六次全體會(huì )議上的政治報告中指出:“我們這個(gè)民族有數千年的歷史,有它的特點(diǎn),有它的許多珍貴品。對于這些,我們還是小學(xué)生。今天的中國是歷史的中國的一個(gè)發(fā)展;我們是馬克思主義的歷史主義者,我們不應當割斷歷史。從孔夫子到孫中山,我們應當給以總結,承繼這一份珍貴的遺產(chǎn)!边@段話(huà)是毛澤東同志對全黨提出的要求,同樣貫穿在他本人的閱讀過(guò)程中。

毛澤東同志畢生重視閱讀中國歷史著(zhù)作。1952年,工作人員為毛澤東同志購置到一套清乾隆武英殿版的《二十四史》,這成為他最?lèi)?ài)讀的書(shū)之一。這部《二十四史》共有3200多卷,4000多萬(wàn)字,800多冊,毛澤東同志幾乎全部通讀過(guò),有些章節還反復多次讀過(guò)!顿Y治通鑒》同樣是毛澤東同志十分喜愛(ài)并多次向人們推薦的一部史著(zhù)。1954年冬,毛澤東同志在和歷史學(xué)家吳晗談話(huà)時(shí)說(shuō),《資治通鑒》這部書(shū)寫(xiě)得好,盡管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是封建統治階級的,但敘事有法,歷代興衰治亂本末畢具,我們可以批判地讀這部書(shū),借以熟悉歷史事件,從中吸取經(jīng)驗教訓。

我國傳統治學(xué),講究文史不分家,毛澤東同志對古代文學(xué)作品,諸如詩(shī)詞曲賦、散文小說(shuō)、疏策政論、筆記志異,均精讀不少,這使他擁有極高的文史素養。同時(shí),毛澤東同志不僅熟讀中國歷史文化,還讀過(guò)大量外國歷史著(zhù)作。法國前駐華大使馬納克曾說(shuō):“毛澤東對法國18世紀以來(lái)的歷史,對于法國革命,對于19世紀相繼進(jìn)行的革命,對于巴黎公社,都有深刻的理解,他認為法國革命是一個(gè)很重要的歷史性運動(dòng)的起點(diǎn)!

毛澤東同志為什么要倡導學(xué)習歷史?因為不了解、不總結歷史,就不可能真正讀懂今天的中國,也等于是割舍了應該擁有的經(jīng)驗和智慧,也就難以正確地走向未來(lái)。毛澤東同志的一些名言和觀(guān)點(diǎn),更是直接道出他酷愛(ài)讀史的緣由:“讀歷史是智慧的事”、“讀歷史的人,不等于是守舊的人”、“只有講歷史才能說(shuō)服人”、“看歷史,就會(huì )看到前途”、“馬克思主義者是善于學(xué)習歷史的”。

善于讀書(shū)

毛澤東同志不僅勤于讀書(shū),而且善于讀書(shū),是用心用腦去真讀、真學(xué)、真思考。他之所以站得高、看得遠,戰略眼光寬廣深邃,一個(gè)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通過(guò)大量讀書(shū)掌握了豐富的知識。

經(jīng)典的和重要的書(shū)反復讀。對馬列著(zhù)作,毛澤東同志總是常讀常新。在延安,他曾講到自己讀《共產(chǎn)黨宣言》的情況:“我看了不下一百遍,遇到問(wèn)題,我就翻閱馬克思的《共產(chǎn)黨宣言》,有時(shí)只閱讀一兩段,有時(shí)全篇都讀,每讀一次,我都有新的啟發(fā)。我寫(xiě)《新民主主義論》時(shí),《共產(chǎn)黨宣言》就翻閱過(guò)多次。讀馬克思主義理論在于應用,要應用就要經(jīng)常讀,重點(diǎn)讀!睂ο矚g的文史哲經(jīng)典,毛澤東同志同樣經(jīng)常反復讀。20世紀50年代,他對人說(shuō)自己已經(jīng)讀了5遍《紅樓夢(mèng)》,此后又15次要過(guò)《紅樓夢(mèng)》,這在工作人員的記錄中有明確記載。毛澤東同志認為,《紅樓夢(mèng)》有極豐富的社會(huì )史料,曾指出:“《紅樓夢(mèng)》不僅要當作小說(shuō)看,而且要當作歷史看。他寫(xiě)的是很細致的、很精細的社會(huì )歷史!蓖槐緯(shū)反復讀,因每次閱讀背景不同、任務(wù)不同、心境不同,理解和發(fā)現也會(huì )有所不同,這樣書(shū)的價(jià)值也就得到最大限度的發(fā)掘。

相同題材內容的書(shū),把不同的甚至是觀(guān)點(diǎn)相反的著(zhù)述對照起來(lái)讀。比如,毛澤東同志讀美國歷史的書(shū),就讓人到北京圖書(shū)館、北京大學(xué)圖書(shū)館去借,專(zhuān)門(mén)寫(xiě)條子說(shuō),不光是馬克思主義學(xué)者寫(xiě)的,也要有資產(chǎn)階級學(xué)者寫(xiě)的。關(guān)于研究拿破侖的書(shū),他同時(shí)找來(lái)蘇聯(lián)、法國和英國學(xué)者寫(xiě)的《拿破侖傳》和有關(guān)著(zhù)述,對照起來(lái)讀。關(guān)于研究《楚辭》的著(zhù)作,1957年12月一次就找了50余種古今對《楚辭》有價(jià)值的注釋和研究書(shū)籍。關(guān)于研究《老子》的著(zhù)作,在1959年10月23日外出時(shí)帶走的書(shū)籍中,就有“關(guān)于《老子》的書(shū)十幾種”。

讀書(shū)習慣于“手到”并注重討論。古人強調讀書(shū)要“眼到”、“口到”、“手到”、“心到”。所謂“手到”,就是動(dòng)手寫(xiě)筆記、寫(xiě)批注,由此體現“心到”。已編輯出版的《毛澤東哲學(xué)批注集》收錄了他讀10本書(shū)的批注和1篇讀書(shū)摘錄!睹珴蓶|讀文史古籍批語(yǔ)集》收錄了他讀39部文史古籍和范仲淹兩首詞的批語(yǔ)!睹珴蓶|評點(diǎn)二十四史》(評文全本)收集了他閱讀《二十四史》時(shí)在書(shū)中寫(xiě)下的全部批注和批語(yǔ)!睹珴蓶|手書(shū)古詩(shī)詞選》、《毛澤東手書(shū)歷代詩(shī)詞曲賦典藏》等,反映了他讀古代文學(xué)作品時(shí)隨手書(shū)錄的情況!督▏詠(lái)毛澤東文稿》收錄了他大量的讀各種書(shū)刊和文章的批示、批注和批語(yǔ)。此外,毛澤東同志讀書(shū),還有一個(gè)“耳到”,即組織讀書(shū)小組,由人念、大家聽(tīng),再一起討論。青年時(shí)代,他組織過(guò)讀書(shū)小組;延安時(shí)期組織過(guò)關(guān)于克勞塞維茨《戰爭論》的讀書(shū)小組;1959年底至1960年初,組織讀書(shū)小組到杭州等地研讀蘇聯(lián)《政治經(jīng)濟學(xué)(教科書(shū))》。

緊密聯(lián)系實(shí)際,把書(shū)讀“活”。所謂讀“活”,就是把書(shū)本知識轉化為認識和能力,進(jìn)而在實(shí)踐中有所創(chuàng )造。毛澤東同志歷來(lái)反對本本主義的照搬照套的讀法和用法,曾經(jīng)多次指出:“精通的目的全在于應用”。他不是跟在書(shū)本后面亦步亦趨,而是善于跳出書(shū)本,從自己的知識背景和實(shí)踐需要出發(fā),對書(shū)本知識進(jìn)行創(chuàng )造性的發(fā)揮和運用。在大量閱讀有字之書(shū)的同時(shí),毛澤東同志還非常注重閱讀“社會(huì )”這本更大更厚的“無(wú)字之書(shū)”,并能把這兩方面所學(xué)融會(huì )貫通,見(jiàn)識到一般讀書(shū)人所難見(jiàn)到的精妙,真正把書(shū)讀“活”。

毛澤東同志的經(jīng)驗、智慧和才能,來(lái)源于中國革命和建設的豐富實(shí)踐,來(lái)源于他對中國歷史和現實(shí)的調查研究,也來(lái)源于他對古今中外書(shū)籍孜孜不倦地閱讀、理解和發(fā)揮運用。在毛澤東同志看來(lái),讀書(shū)始終是革命者、建設者的必修功課,他曾經(jīng)指出:“有了學(xué)問(wèn),好比站在山上,可以看到很遠很多東西。沒(méi)有學(xué)問(wèn),如在暗溝里走路,摸索不著(zhù),那會(huì )苦煞人!泵珴蓶|同志的讀書(shū)和倡導讀書(shū),奠定了中國共產(chǎn)黨的一個(gè)優(yōu)良傳統,這就是把讀書(shū)學(xué)習當作黨員干部提高理論素養和增強工作本領(lǐng)的必需且重要的途徑。

最是書(shū)香能致遠。在讀書(shū)學(xué)習方面,毛澤東同志堪稱(chēng)典范。習近平總書(shū)記同樣也以身示范,把讀書(shū)學(xué)習作為自己的“最大的愛(ài)好”和“終身的愛(ài)好”。在陜北農村插隊時(shí),他曾經(jīng)走了30里路去借《浮士德》,還“想方設法尋找莎士比亞的作品,讀了《仲夏夜之夢(mèng)》、《威尼斯商人》、《第十二夜》、《羅密歐與朱麗葉》、《哈姆雷特》、《奧賽羅》、《李爾王》、《麥克白》等劇本”。習近平總書(shū)記后來(lái)回憶說(shuō):“上山放羊,我揣著(zhù)書(shū),把羊拴到山坡上,就開(kāi)始看書(shū)。鋤地到田頭,開(kāi)始休息一會(huì )兒時(shí),我就拿出新華字典記一個(gè)字的多種含義,一點(diǎn)一滴積累!睆年儽鞭r村到中南海,從躬耕基層到領(lǐng)航中國,習近平總書(shū)記始終高度重視讀書(shū)學(xué)習,從中汲取治國理政的經(jīng)驗和智慧。他不僅自己身體力行、率先垂范,還推動(dòng)引領(lǐng)廣大黨員干部讀書(shū)學(xué)習。比如,在福建寧德,組織當地縣委書(shū)記參加地委學(xué)習中心組讀書(shū)班,帶著(zhù)大家一起學(xué)、一起讀;在浙江,要求紹興領(lǐng)導干部背誦《蘭亭集序》、《釵頭鳳》,增進(jìn)對當地歷史文化了解;等等。

中國共產(chǎn)黨人依靠學(xué)習走到今天,也必然要依靠學(xué)習走向未來(lái)。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始終是站在治國理政的高度上強調讀書(shū)學(xué)習,在不同場(chǎng)合對讀書(shū)學(xué)習作出一系列重要論述。比如,關(guān)于讀書(shū)學(xué)習的重要性,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好學(xué)才能上進(jìn),好學(xué)才有本領(lǐng),如果我們不努力提高各方面的知識素養,不自覺(jué)學(xué)習各種科學(xué)文化知識,不主動(dòng)加快知識更新、優(yōu)化知識結構、拓寬眼界和視野,那就難以增強本領(lǐng),也就沒(méi)有辦法贏(yíng)得主動(dòng)、贏(yíng)得優(yōu)勢、贏(yíng)得未來(lái)。關(guān)于讀書(shū)學(xué)習的內容方向,總書(shū)記指出,要認真學(xué)習馬克思主義理論,學(xué)習黨的路線(xiàn)方針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學(xué)習各方面知識;要結合工作需要學(xué)習,做到干什么學(xué)什么、缺什么補什么,努力使自己真正成為行家里手、內行領(lǐng)導。關(guān)于讀書(shū)學(xué)習的方式方法,總書(shū)記強調,要勤于學(xué)、敏于思,堅持博學(xué)之、審問(wèn)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以學(xué)益智,以學(xué)修身,以學(xué)增才。關(guān)于讀書(shū)學(xué)習的目的和學(xué)風(fēng),總書(shū)記指出,領(lǐng)導干部加強學(xué)習,根本目的是增強工作本領(lǐng)、提高解決實(shí)際問(wèn)題的水平;要發(fā)揚理論聯(lián)系實(shí)際的馬克思主義學(xué)風(fēng),帶著(zhù)問(wèn)題學(xué),拜人民為師,做到干中學(xué)、學(xué)中干,學(xué)以致用、用以促學(xué)、學(xué)用相長(cháng);等等。

事有所成,必是學(xué)有所成;學(xué)有所成,必是讀有所成。讀書(shū)學(xué)習是黨員干部加強黨性修養、提升精神境界、增強本領(lǐng)才干的重要途徑。當前,我們正在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jìn)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前進(jìn)道路上不可能一帆風(fēng)順,必然會(huì )遇到各種艱難險阻,要準備經(jīng)受風(fēng)高浪急甚至驚濤駭浪的重大考驗,這對廣大黨員干部特別是各級領(lǐng)導干部的能力素質(zhì)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領(lǐng)導干部學(xué)習不學(xué)習不僅僅是自己的事情,本領(lǐng)大小也不僅僅是自己的事情,而是關(guān)乎黨和國家事業(yè)發(fā)展的大事情!蔽覀円獜拿珴蓶|同志的讀書(shū)生活中獲取有益啟示,真正把讀書(shū)學(xué)習當成一種生活態(tài)度、一種工作責任、一種精神追求,努力學(xué)習各方面知識,在愛(ài)讀書(shū)、勤讀書(shū)、讀好書(shū)、善讀書(shū)中提高思想水平、解決實(shí)際問(wèn)題、實(shí)現自我超越。

作者:全國紅色基因傳承研究中心首席專(zhuān)家,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原院務(wù)委員

來(lái)源:《求是》2024年第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