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時(shí)期黨紀教育的成效與啟示

作者:佘湘 王亞妮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5-20   
分享到 :

延安時(shí)期是黨的紀律建設系統推進(jìn)、黨紀教育全面展開(kāi)時(shí)期,對我們今天學(xué)紀、知紀、明紀、守紀,用黨規黨紀校正思想和行動(dòng),增強紀律意識,提高黨性修養具有重要現實(shí)意義。

政治紀律是延安時(shí)期黨紀教育的主線(xiàn)

政治紀律教育是黨紀教育的“綱”,是貫穿延安時(shí)期紀律建設、黨紀教育始終的一條主線(xiàn),其首要任務(wù)是教育全黨自覺(jué)堅持黨的領(lǐng)導,自覺(jué)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lǐng)導,自覺(jué)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dòng)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針對張國燾另立“中央”,破壞黨的團結統一的分裂行為,以及王明在組織上鬧獨立性、不服從中央、破壞中央權威等嚴重破壞紀律的行為,1938年10月14日,毛澤東在黨的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huì )上強調,“必須對黨員進(jìn)行有關(guān)黨的紀律的教育,既使一般黨員能遵守紀律,又使一般黨員能監督黨的領(lǐng)袖人物也一起遵守紀律”。11月6日,全會(huì )制定并通過(guò)了《關(guān)于中央委員會(huì )工作規則與紀律的決定》《關(guān)于各級黨部工作規則與紀律的決定》和《關(guān)于各級黨委暫行組織機構的決定》,以黨內法規的形式明確了黨中央是全黨的最高領(lǐng)導,并且強調了從言論、行動(dòng)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政治原則。

劉少奇在《黨規黨法的報告》中,建議全會(huì )把三個(gè)決定“發(fā)出教育全黨同志,為黨的建設的一課”。黨中央通過(guò)在全黨、全軍開(kāi)展批判張國燾錯誤路線(xiàn)運動(dòng)以及整風(fēng)運動(dòng)和黨史學(xué)習教育,最終糾正了張國燾分裂黨、分裂紅軍的錯誤和王明的“左”、右傾錯誤,不僅使全黨全軍有效維護了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lǐng)導,而且在黨的七大上實(shí)現了毛澤東提出的“向中央基準看齊”,達到了“兩個(gè)空前”:全黨空前一致地認識了毛澤東同志路線(xiàn)的正確性,空前自覺(jué)地團結在毛澤東的旗幟下了。

組織紀律是延安時(shí)期黨紀教育的核心

組織紀律教育是黨紀教育的“根”,是延安時(shí)期紀律建設、黨紀教育的核心,重點(diǎn)是反對宗派主義、山頭主義和無(wú)紀律無(wú)政府狀態(tài),做到“四個(gè)服從”。當時(shí),針對黨內存在政治上自由行動(dòng),組織上自成系統、自成局面,思想意識上的個(gè)人主義等違反黨性的傾向,毛澤東在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huì )上首次提出“四個(gè)服從”。

1941年7月1日,中央政治局通過(guò)了《關(guān)于增強黨性的決定》,要求全黨黨員,尤其是干部黨員不斷增強黨性鍛煉,嚴格遵守“四個(gè)服從”的基本原則,反對分散主義、獨立主義、個(gè)人主義,使黨更進(jìn)一步地成為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完全鞏固的布爾什維克的黨。

1942年,中央組織部選派十多名干部赴敵占區工作,有7人以各種理由推諉拖延,拒絕服從組織決定。為了增強黨員干部黨性,強化服從組織決定的紀律觀(guān)念,9月,中央組織部部長(cháng)陳云撰寫(xiě)了《延安新干部黨性薄弱現象及如何增強其黨性問(wèn)題》一文,指出要通過(guò)加強黨性教育和紀律教育來(lái)增強黨員干部的黨性,特別強調絕不允許和組織決定講價(jià)錢(qián)。10月19日,中央黨務(wù)委員會(huì )決定對公開(kāi)拒絕分配的7名黨員給予紀律處分,同時(shí)對勇于接受工作的9位同志予以獎勵。

此外,劉少奇、任弼時(shí)等黨的領(lǐng)導人還多次通過(guò)寫(xiě)文章、作報告、講黨課,教育黨員、學(xué)員要嚴格遵守黨的紀律,把服從黨的利益,遵守黨的紀律,服從黨的組織,百折不撓地執行黨的決議作為“共產(chǎn)黨員的標準”和“測量黨員黨性”的主要內容。

1945年5月,劉少奇《關(guān)于修改黨章的報告》指出,黨章規定的“四個(gè)服從”原則必須無(wú)條件地執行,不能以能力之強弱、地位之高低、黨齡之長(cháng)短、文化程度之高低作為服從的條件。從黨的七大開(kāi)始,“四個(gè)服從”被寫(xiě)進(jìn)黨章。1982年黨的十二大通過(guò)的黨章對“四個(gè)服從”作了新的表述,沿用至今。

廉潔紀律是延安時(shí)期黨紀教育的防線(xiàn)

延安時(shí)期,為了嚴肅地堅決地保持共產(chǎn)黨員的純潔性,防止滋生腐敗現象,黨中央和陜甘寧邊區政府十分重視廉潔紀律教育,多管齊下筑牢拒腐防變的思想防線(xiàn)。

一是教育導廉。延安時(shí)期堅持理論教育與實(shí)踐教育相結合、集中教育與日常教育相結合、案例警示教育與模范榜樣教育相結合,提高了黨員干部追求廉潔、不用私人、多做工作、少取報酬的內在自覺(jué)。

二是懲腐促廉。堅決懲處腐敗,以懲促教,是延安時(shí)期廉潔紀律教育最有效的手段。1942年11月,毛澤東在西北局高干會(huì )上講解斯大林《論布爾什維克化十二條》,指出“黨必須經(jīng)常改善自己的社會(huì )成分,消除那些腐化黨的機會(huì )主義分子”。如肖玉璧作為老紅軍,戰功赫赫,身上有90多處傷疤。但是,他在擔任靖邊縣張家畔稅務(wù)分局局長(cháng)期間貪污公款、倒賣(mài)物資,被陜甘寧邊區高等法院判處死刑,起到了極大的震懾和警示教育作用!督夥湃請蟆钒l(fā)布消息和評論,指出“在‘廉潔政治’的地面上,不容許有一個(gè)‘肖玉璧’式的莠草生長(cháng)!有了,就拔掉它!”

三是領(lǐng)袖示廉。黨的領(lǐng)袖群體以身作則的廉政為民形象對延安時(shí)期的廉潔紀律教育起到了巨大的示范和帶動(dòng)作用。毛澤東在延安楊家嶺親手開(kāi)荒種菜,周恩來(lái)、任弼時(shí)被評為紡線(xiàn)能手,朱德背上糞筐拾糞積肥。中央領(lǐng)導和普通士兵一樣,吃的是小米飯,穿的是粗布衣,住的是土窯洞……黨的領(lǐng)袖群體嚴于律己、清正為民的形象動(dòng)員感召著(zhù)廣大黨員干部始終保持共產(chǎn)黨員的政治本色。

四是制度保廉。1941年5月1日,經(jīng)毛澤東加寫(xiě)和改寫(xiě)、中央政治局批準發(fā)布的《陜甘寧邊區施政綱領(lǐng)》,規定“厲行廉潔政治,嚴懲公務(wù)人員之貪污行為”,強調“共產(chǎn)黨員有犯法者從重治罪”。施政綱領(lǐng)不僅適用于陜甘寧邊區,華北、華中各抗日根據地均可施行,綱領(lǐng)的施行使邊區政府成為了“十個(gè)沒(méi)有”和“只見(jiàn)公仆不見(jiàn)官”的廉潔勤儉政治模范區。通過(guò)筑牢思想防線(xiàn)、嚴懲腐敗分子、建立健全法制等措施,延安時(shí)期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在中國歷史上矗立起了一座廉潔政治的豐碑。

群眾紀律是延安時(shí)期黨紀教育的重點(diǎn)

群眾紀律教育是黨紀教育的“魂”,是延安時(shí)期紀律建設、黨紀教育的重中之重,核心是踐行黨的性質(zhì)宗旨,確保群眾路線(xiàn)的貫徹執行,密切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lián)系。

一是教育軍隊嚴明紀律、秋毫無(wú)犯。毛澤東通過(guò)作報告、發(fā)電報、作指示等多種形式,對軍隊進(jìn)行群眾紀律教育。他指出,軍隊不要忘本,本就是工農。要充分注意群眾工作,仔細地建立與群眾的關(guān)系,要同群眾打成一片,忠實(shí)地為人民服務(wù)。任何部隊,在每一次行動(dòng)前,必須進(jìn)行一次公開(kāi)的全體的紀律教育。如1937年10月30日,毛澤東致電王兆相等并告八路軍總部、第一二〇師:“十分注意部隊的紀律,無(wú)論如何困難,不得亂拿工農一草一木,每天出發(fā)訓話(huà)一次!

二是教育黨員干部牢固樹(shù)立群眾觀(guān)點(diǎn),密切聯(lián)系人民群眾。群眾是我們最后的依靠,也是抗戰的最后依靠。我們黨沒(méi)有人民,便等于魚(yú)沒(méi)有水,便沒(méi)有生存的必要條件。1939年11月1日,毛澤東在討論《中央關(guān)于深入群眾工作的決定》草案時(shí),指出脫離群眾是一種罪惡,要進(jìn)一步地依靠群眾,把群眾工作好壞作為判斷黨的工作好壞的主要條件。西北革命根據地創(chuàng )始人之一的習仲勛,長(cháng)期關(guān)心群眾生活,在群眾中享有很高威望。1944年11月5日,《解放日報》刊載了習仲勛在綏德分區司法會(huì )議上的講話(huà)《貫徹司法工作的正確方向》,在第一部分“把屁股端端地坐在老百姓這一方面”中,要求“一心一意老老實(shí)實(shí)把屁股放在老百姓這一方面,坐得端端的”。

三是教育全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wù)。1944年9月8日,毛澤東出席普通戰士張思德的追悼會(huì )并發(fā)表了著(zhù)名的《為人民服務(wù)》,強調我們的共產(chǎn)黨和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軍隊完全是為著(zhù)解放人民的,是徹底地為人民利益工作的。從黨的七大開(kāi)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wù)這個(gè)黨的根本宗旨以及群眾路線(xiàn)這個(gè)黨的根本政治路線(xiàn)和組織路線(xiàn)被寫(xiě)入黨章,一直沿用至今。

總之,延安時(shí)期的黨紀教育,使全黨統一了思想、純潔了組織、聯(lián)系了群眾、凝聚了力量,實(shí)現了“三多三少”:講個(gè)人要求的少了,服從組織分配的多了;圖安逸比享受的人少了,要求到前線(xiàn)和艱苦地方鍛煉的人多了;自由主義現象少了,嚴守紀律的人多了。

1949年6月30日,毛澤東總結黨成立以來(lái)28年的革命經(jīng)驗指出,“一個(gè)有紀律的,有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武裝的,采取自我批評方法的,聯(lián)系人民群眾的黨”,是我們戰勝敵人的主要武器。

(來(lái)源:《學(xué)習時(shí)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