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史上的生活紀律建設

作者:毛強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5-31   
分享到 :

 黨的生活紀律是黨員在日常生活和社會(huì )交往中應當遵守的行為規則,涉及黨員個(gè)人品德、家庭美德、社會(huì )公德等各個(gè)方面,關(guān)系黨的形象。百余年來(lái),中國共產(chǎn)黨不僅要求黨員干部在工作和學(xué)習上起到先鋒模范作用,還要求他們堅持從生活小事小節中加強修養、完善自己,嚴以修身、嚴以用權、嚴以律己。

保持艱苦奮斗的生活作風(fēng)

回溯黨的歷史,從井岡山、延安到西柏坡,從“兩個(gè)務(wù)必”到中央八項規定、反“四風(fēng)”,我們黨歷來(lái)倡導勤勞節儉、艱苦奮斗,反對生活奢靡、貪圖享樂(lè )。

建軍初期,針對軍官生活特殊化等問(wèn)題,三灣改編時(shí)規定官兵待遇平等,連隊成立士兵委員會(huì ),監督部隊的經(jīng)濟開(kāi)支、參與伙食管理等。紅四軍從軍長(cháng)到士兵,同吃同穿同勞動(dòng),朱德帶頭到山下挑糧,雖然生活艱苦,但是官兵團結一致、士氣高漲。

中央蘇區時(shí)期,為了減少生活浪費,毛澤東親自擬寫(xiě)《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訓令第十四號》強調,政府中一切可以節省的開(kāi)支,都須盡量減少。這一切節省,雖在各部分為數甚少,但積少成多,并可以養成蘇區中更加刻苦、更加節省的蘇維埃工作作風(fēng)——這是萬(wàn)分必要的。

延安時(shí)期,我們黨將艱苦奮斗作風(fēng)的培育與“厲行廉潔政治”等緊密聯(lián)系在一起。1939年6月5日,中共中央書(shū)記處關(guān)于嚴格建立財政經(jīng)濟制度的決定中指出:“任何機關(guān)部隊必須照批準之預算限度內開(kāi)支,如有浪費或超過(guò)情事,概不批準!备鳈C關(guān)部隊學(xué)校不得互相請客(外客來(lái)賓招待除外),平時(shí)開(kāi)會(huì )不得招待酒菜香煙。在1946年12月,中央作出關(guān)于開(kāi)展節約運動(dòng)的指示,提出“應動(dòng)員全黨全軍全根據地人民開(kāi)展節衣縮食,艱苦奮斗,克服困難的運動(dòng)”,應盡量裁減干部特殊待遇和一切不必要開(kāi)支,在生活方面規定了嚴格的紀律。

新中國成立后,為了使國家盡快富強起來(lái),我們黨一再強調要堅持和發(fā)揚好勤勞節儉、艱苦奮斗精神。1956年11月15日,毛澤東在黨的八屆二中全會(huì )上指出:“我是歷來(lái)主張軍隊要艱苦奮斗,要成為模范的!辈⒅v了一個(gè)事例:1949年的一次會(huì )議上,一位將軍主張軍隊要增加薪水。他舉的例子是資本家吃飯5個(gè)碗,解放軍吃飯是鹽水加一點(diǎn)酸菜。毛澤東認為,這恰恰是好事。這個(gè)酸菜里面就出政治,就出模范。解放軍得人心就是這個(gè)酸菜,要求提倡艱苦奮斗。

改革開(kāi)放初期,針對黨員干部特別是某些高級干部中存在的特殊化現象,1979年11月,我們黨出臺《關(guān)于高級干部生活待遇的若干規定》,詳細嚴格地規定高級干部生活待遇,要求高級干部要在作風(fēng)建設中起帶頭作用。1980年制定的《關(guān)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明確規定:各級領(lǐng)導干部只有勤勤懇懇為人民服務(wù)的義務(wù),沒(méi)有在政治上、生活上搞特殊化的權利。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中央八項規定作為加強作風(fēng)建設的切入點(diǎn)、全面從嚴治黨的突破口,從中央政治局帶頭踐行八項規定等,率先垂范、身體力行,狠剎“四風(fēng)”、過(guò)緊日子,讓實(shí)干苦干、艱苦奮斗的優(yōu)良傳統得以堅持好、繼承好和弘揚好!吨袊伯a(chǎn)黨廉潔自律準則》對黨員的生活提出了高標準要求,明確黨員必須“堅持尚儉戒奢,艱苦樸素,勤儉節約”“堅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甘于奉獻”。相應地,《中國共產(chǎn)黨紀律處分條例》也劃出了不可逾越的底線(xiàn),對生活奢靡、鋪張浪費、貪圖享樂(lè )、追求低級趣味,造成不良影響的,要給予黨紀處分。

遵守良好家風(fēng)的生活規矩

黨員干部的家風(fēng)折射作風(fēng),其家庭家風(fēng)家教情況的好壞直接關(guān)系到黨的形象,是人民群眾評判黨的工作成效的重要參照物。延安時(shí)期,當毛澤東的表兄文運昌得知毛澤東在延安做了“大官”而請求介紹工作時(shí),毛澤東回復:“吾兄想來(lái)工作甚好,惟我們這里僅有衣穿飯吃,上自總司令下至火夫,待遇相同,因為我們的黨專(zhuān)為國家民族勞苦民眾做事,犧牲個(gè)人私利,故人人平等,并無(wú)薪水!

新中國成立初期,毛澤東更是給自己定下三條原則:念親,但不為親徇私;念舊,但不為舊謀利;濟親,但不以公濟私。湖南毛澤東遺物館陳列有一封毛澤東回絕外婆家15個(gè)人請求照顧的信件,這封請求入學(xué)、工作等照顧的書(shū)信轉交到毛澤東手里,他在信的頁(yè)眉批示了一行字:“許多人介紹工作,不能辦,人們會(huì )要說(shuō)話(huà)的!敝芏鱽(lái)更是專(zhuān)門(mén)召開(kāi)家庭會(huì )議,定下“十條家規”,內容涉及不能丟下工作專(zhuān)門(mén)進(jìn)京看望、外地親屬進(jìn)京一律住招待所(住宿費由家里支付)、生活要艱苦樸素等,教育他們“完全做一個(gè)普通人”。

一代代共產(chǎn)黨人更是嚴格遵守家規的典范。焦裕祿教育一家扎根蘭考,要求子女“工作上向先進(jìn)看齊,生活條件跟差的比”;他不讓孩子“看白戲”,將票款如數送給戲院,又建議縣委作出“十不準”的規定。谷文昌一貫嚴格要求自己和家屬子女,不搞特殊,不以權謀私。二女兒結婚想讓他批點(diǎn)木材做家具,他嚴詞拒絕:“當領(lǐng)導的要先把自己的手洗凈,把自己的腰桿挺直!”

進(jìn)入新時(shí)代,《中國共產(chǎn)黨廉潔自律準則》《關(guān)于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中國共產(chǎn)黨紀律處分條例》等相繼將家風(fēng)建設作為黨員干部作風(fēng)建設重要內容,要求黨員干部既要嚴于律己,又要從嚴治家,既要把好廉潔自律的“前門(mén)”,又要守好家庭防線(xiàn)的“后門(mén)”,讓自身與家人言行都經(jīng)得起考驗、當得起表率。

養成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

1922年7月,黨的二大制定的《關(guān)于共產(chǎn)黨的組織章程決議案》明確要求:黨員的言論,不可有離黨的個(gè)人的或地方的意味。這表明黨員個(gè)人生活工作中的言行不能與黨的立場(chǎng)相違背。延安時(shí)期,毛澤東號召共產(chǎn)黨員“做一個(gè)高尚的人,一個(gè)純粹的人,一個(gè)有道德的人,一個(gè)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gè)有益于人民的人”。劉少奇在《論共產(chǎn)黨員的修養》中指出,共產(chǎn)黨員如果能長(cháng)期堅持與實(shí)踐相結合的黨性修養,就“可能有最高尚的自尊心、自愛(ài)心”,即使在他個(gè)人獨立工作、無(wú)人監督、有做各種壞事的可能的時(shí)候,他能夠“慎獨”,不做任何壞事。

新中國成立初期,時(shí)任中央西南局第一書(shū)記的鄧小平針對一些干部鬧離婚喜新厭舊的現象,嚴厲指出這種現象如不糾正,不但影響工作,損害黨的聲譽(yù),而且要垮掉一些同志。他從加強執政黨建設的高度告誡全黨:“不要以為有了權就好辦事,有了權就可以為所欲為,那樣就非弄壞事情不可!

針對“大躍進(jìn)”期間出現的“生產(chǎn)瞎指揮風(fēng)”“生活特殊化風(fēng)”等不良風(fēng)氣,我們黨專(zhuān)門(mén)制定了《黨政干部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要求黨政干部以平等的態(tài)度對人,工作要同群眾商量,生活要同群眾打成一片,不特殊化等,讓大家對照著(zhù)改正自己的缺點(diǎn)和錯誤,堅決執行中央的政策,與群眾一起把生產(chǎn)和生活搞好。

21世紀初,《中共中央關(guān)于加強和改進(jìn)黨的作風(fēng)建設的決定》要求干部培養積極向上的生活情趣,做到自重、自省、自警、自勵。

新時(shí)代以來(lái),我們黨在《中國共產(chǎn)黨紀律處分條例》中專(zhuān)門(mén)列出生活紀律,作為黨的六大紀律之一,不僅繼承了過(guò)去管黨治黨的有益經(jīng)驗,而且針對當前黨員在生活方面存在的突出問(wèn)題予以補充完善。

來(lái)源:《學(xué)習時(shí)報》2024年5月31日第5版